当前位置: 保定雪梨花 > 产品展示 >
深圳主要饮用水源水库水质达标
      为了保障市民持续喝上干净自来水,12名深圳市人大代表就“深圳饮用水源保护区污染治理”主题发起了六届人大六次会议的首场专题询问。
  结合此前两次考察调研深圳大小“水缸”的结果,代表们现场抛出6个主要询问事项,共有人居环境、水务、城管、住建局、经信委、规土委、财委等9个市级政府机关委办局22名业务负责人到场接受问询。
  据了解,深圳有大小水库164座。其中,年均25%的用水量(约3.5亿立方米),主要依托已划定水源保护区的35座饮用水水库本地雨水集水水源供给。
  焦点1代表:何时全面取消一级水源保护区内果园菜地?答复:年内完成对果园菜地用地的征转
  “何时尽快取消一级水源保护区内的果园、菜地?”现场有代表以西丽果园为例提出疑问。
  市人居环境委副主任刘德峰回应,早在1992年,深圳在全国率先划定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目前全市共划定31个饮用水水源保护区,总面积393.76平方公里,占全市国土面积19.7%。一直以来,实施铁线管理、推动工程管控、严格监管执法。基本实现水库流域旱季污水全收集全处理,大幅削减入库污染负荷,大幅削减入库污染负荷。近年来,深圳主要饮用水源水库水质达标率一直维持在100%。当前,深圳正在启动水源保护区的进一步清理行动,计划今年内完成对一级水源保护区内果园菜地用地的征转,然后完全交给水务部门管理。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国家没有禁止在一级水源从事种植行为,深圳则严禁在一级水源保护区种植果菜花等。因此,也有政府人士呼吁,要看到水源保护区及周边原果民水源保护时做出的牺牲与贡献,在未来生态保护机制上也要对原果民有更好的激励,提高其水源保护意识和能力。
  焦点2代表:如何确保一级水源保护区封闭式管理?答复:争取将保护区内农田调出
  据市经信委副主任高林介绍,深圳划定有3万亩水田,其中一级水源区内有1000亩,建议有关部门尽量将其调出。
  市规土委副主任王东表示,争取把一级水源保护区的农田调出来,腾出空间来确保最珍贵水资源。
  此外,刘德峰表示,现在除了光明新区,全市范围都是畜禽禁养区,在禁止农家乐和零散养殖方面,深圳目前在执法方面还是存在瑕疵,会尽最大努力禁止零散养殖,一旦发现会立刻查处取缔。
  焦点3代表:部九窝余泥渣土受纳场污染问题如何处理?答复:已申请关停待市政府回复
  部九窝余泥渣土场于2008年开建,起初仅为临时受纳场,后又扩建二期。市住建局建废办副主任许亚文表示,目前市住建局已向市政府申请关停部九窝余泥渣土受纳场,有待上级回复。
  许亚文介绍,目前城市用地紧张,建设项目多,部九窝是唯一的收纳渣土场地。市住建局2016年开始负责部九窝余泥渣土受纳场的监督和运营。目前,市住建局已聘请第三方检测机构对地下水进行了检测,结果为合格。另外,在汛期增加了水泵、调蓄池等,还聘请深圳市城市规划研究院做了渗水的截流池。他表示,住建局将加快部九窝复绿,力争春节前消除尘土飞扬问题。
  焦点4代表:入库河流污染治理时间表何时出台?答复:明年开始尝试做精准截流
  据调查,现在35座饮用水水库中,有33个大小不等的入库河流有不同程度受到污染,有代表问什么时候彻底完成入库河流污染治理?
  据市水务局治水提质办公室专职副主任龚利民介绍,大水库今年底完成雨污分流,完成正本清源改造,对面源污染加强重视,把生活污染源切断。深圳正在做智能分流井,明年开始尝试做精准截流,争取在全国探索新经验。
  人大代表吴滨强调,一定要加强农业面源污染和初雨污染,对于面源污染的控制,国家还没有国标,深圳要探索出新模式。要把水库放在比河流更重要的位置。
  焦点5代表:能否制定补偿措施解决一级水源保护区建筑问题?答复:非水务设施今年底前将全部拆除记者昨日从深圳市知识产权联合会了解到,第三届深圳知识产权梧桐金奖评选开始了,有意者可准备资料,提交申请。
  第三届深圳知识产权梧桐金奖聚焦战略新兴产业,突显深圳城市特色,传承深圳创新基因,着力表彰在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保护、管理和服务领域做出突出贡献的深圳企业、机构、社会组织和个人,为深圳知识产权行业发展树立标杆,将极大鼓励深圳知识产权各个领域的创新活力,引领深圳产业腾飞。
  本届深圳知识产权梧桐金奖延续上一届的奖项设置,共设有8大奖项27个受奖对象,分别为最佳创智奖、最佳运用奖、最佳保护奖、最佳管理奖、最佳服务奖、示范园区奖、孵化平台奖、年度人物奖。共享单车给市民带来便利的同时也成为城市管理的“老大难”,各地都在探索破解这道难题的答案。日前从深圳传来消息,该市将探索共享单车登记上牌管理模式,拟对投放的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实行上牌登记。此举被认为管理部门“动真格”,探索管理新“抓手”。
  据深圳交警数据统计,目前深圳投放共享单车已近90万辆,注册用户已超过2000万。2017年深圳交警查处共享单车交通违法共13万多宗,涉共享单车道路交通事故死亡12人。
  目前,深圳交警采取了多项措施严管共享单车,包括组建“深圳市共享交通联合调度指挥中心”、打造协同共治模式、搭建监管平台、首创共享单车“禁骑令”等。 其中,“禁骑令”实行半年来,在深各共享单车企业累计对约28万人次采取了“禁骑”措施。
  然而,共享单车带来的问题并未根治。一方面,去年深圳提出对共享单车总量限制,但有些企业仍不断投放新单车,并宣称是对共享单车进行更新;另一方面,共享单车占用盲道、堵塞地铁口等问题仍未解决。
  为进一步加大涉共享单车交通违法行为的整治力度,深圳探索共享单车登记上牌管理模式。深圳交警介绍,此举有法可依。《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18条有“依法应当登记的非机动车,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登记后,方可上道路行驶”的规定。
  “实行上牌登记政策后,未经上牌登记的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不得投放使用,实现对市场投放量的科学调控,杜绝无序竞争。同时,为下一步通过电子化手段规范用户停放行为以及对恶意损坏、丢弃、私自侵占共享单车的违法行为的打击提供了保障。”长期关注共享单车问题的深圳市政协委员李毅告诉《工人日报》记者。
  李毅表示,上牌登记能成为监督管理的“抓手”。在总量限制上,运营公司的牌证数量有限制,对于超出限额的共享单车,公司必须在限定时间内回收,否则管理部门将进行清理。管理部门可以通过牌证监控单车运营动态,更了解市场实际需求。对于民众投诉无回应问题,管理部门可以根据运营公司的服务水平、运营能力来规定牌证数量,若用户投诉多,一定程度上反映公司运营不负责,则可以减少牌证数量。此外,上牌登记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共享单车事故理赔难问题。
  据了解,稍早前,南京已对共享单车实行上牌管理。业内人士认为,未来可能有更多城市效仿此举。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