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保定雪梨花 > 公司新闻 >
回归到穿拖鞋的这种状态
        最近我跟人聊,很多人现在想梭哈一把。很多韭菜开始入场了,我妈都在问这个事。我觉得市场太疯狂,别人疯狂我反而要更谨慎。
 
  今年元旦之前,我把九成的矿机甩手卖掉了。后来证明,这种做法有一定的前瞻性。我的设备是1000万买的,连团队一起打包卖出去赚了5-6倍。目前我大部分资产已经套现,开始往海外走。我们其实很早就在罗马尼亚、北美一些国家布置矿机了,规划是100万台。现在我决定把挖矿这类业务放在公司体外,以子公司的形式去做。
 
 很多人在传统领域很牛,但是到了这个领域,声音就不敢太大了。为什么?因为你不知道哪个80后、90后的币比你多。我见过太多这样的人,我身边就有,炫富,买跑车。有一次聚会,大家拿出比特币来比,就买跑车的那位最少。后来他乖乖把车卖了,回归到穿拖鞋的这种状态。
 
  在我们这个圈,“有钱人”的地位最低。不是有没有钱的问题,而是我们带不带他玩的问题。太啰嗦的人,我们不理。实际上,干我们这行的都很讲信用,你看我们平常是怎么打款的,没时间签合同,要签合同的人我们不理。5000万是不是?直接就打过去了。很多人觉得我们疯了。
 
  我身边有太多一夜暴富的人。很多人有钱了以后就是买车、买房,去KTV、夜总会。有点风险意识的,就把业务停了去做财富管理。其余的就是精英,像我们这类,不单为赚钱还有更高的追求。我之前创业虽然也赚了钱,但总感觉差一股劲,就像斗地主,牌不错但没王炸。这次我是一手好牌,很多炸弹,很爽。
 
  很多人是突然赚钱了不知道怎么办。去唱歌没有心情,去夜总会也没有心情。钱来得太快了。他过去几十年都没有这种财富,驾驭不了。我不是一夜暴富。
 
  严格来说,我是通过坚定的价值投资以及长期努力实现“认知套现”的。挖矿确实赚钱很快,但我的目标是赚1000个亿,而不是冲着一个亿、两个亿来的。不过,目前我不太方便透露我有多少资产。
 
  身边的人知道我有这种经验,有这种认知,找过来请教。我说你不要去投资什么五星级酒店了,他不懂,只能投这些东西。我告诉他把该砍掉的业务砍掉,做好风控——你是既得利益者,国家追究起来,有可能你是有原罪的。实在不行,你把币给我,我帮你投。
 
  要认清,这是全球传统财富再分配、再流动的过程。我挖矿就是要卖给想买比特币的人,就跟炒房一样,受到财富刺激的人才会去炒房。这是心甘情愿的财富再分配。
 
  最早挖矿的基本是80后、90后,大部分60后、70后开始不认可这个事情但后来又想进。他们不认可没关系,未来是年轻人的。他们炒房卖给我们,我们就炒币卖给他们嘛。逻辑是一样的。
 
  当时股权是对半开,我也没考虑合不合理的问题。做到后面,就老套路,一把手到底是谁?这个问题耗费了我很多精力,直到近期我花了很多钱把大部分股权回购。这个占用了我两年时间,解决之后公司开始跑得特别快。
 
  我对行业最早的理解是说,在淘金热中倾向于做“卖矿泉水的”。说白了就是他们去挖矿,我们卖铁锹。但后来发现,在国内大环境下,这种模式未必是长期可持续的。我们最终还是选择进了深山老林。很多创业者跑去搞ICO,我感到很震撼,理解不了。我觉得他们跑偏了。
 
  现在区块链项目很多,判断好坏还是按照传统天使那一套:一看团队,二看商业模式是否可持续。最后一点很重要,看它的币有没有锁定期。敢把币锁定,代表创业的态度。别的没了,只要不跑路就行。我认为区块链项目真正能跑出成绩是在3-5年以后,现在还处于资本泡沫形成的过程中,这也是我选择先做矿工的原因。
 
  
(责任编辑:admin)